1分钟收到38个骚扰电话后,他去100多公里外调查卖房中介

派出所民警带房产销售去做笔录的时候,天色暗了下来。这个周末,老郭早晨从广州市最南的南沙区开车到最北的从化区,处理完事情后再回到南沙已是晚上9点多。他把12个小时都花在一件事上:搞清楚骚扰他多日的电话到底是谁打的。

今年8月底,老郭感觉自己收到的骚扰电话越来越频繁,最严重的时候一分钟内多达38个,从固话、微信到手机号,从番禺到从化,从中介甲到中介乙。经过他实地调查,利益链最终指向了“房产销售”。

老郭在从化的一个楼盘现场报了警。连出警的民警都无奈地抱怨,自己经常收到骚扰电话,而应对方法仅仅是“拉黑”。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几天后,老郭并未得到任何后续消息。统计表明,老郭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被骚扰电话、骚扰短信痛苦折磨的案例之一。

20190916214119178.png

老郭手机中被拦截的骚扰电话。

骚扰电话显示是四川号码,一分钟收到38个

9月8日当天,老郭分别多次向记者、派出所民警叙述了事情的缘起。和不少人的遭遇一样,今年以来,老郭多次被不明电话骚扰过,只不过是零零星星,没有在意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不断收到以028区号开头、号码不同的骚扰固话。具体来说是从8月底到9月初,总计有四五十次。最多的一次,在1分钟之内收到38个。令老郭烦闷的是,这些频繁骚扰的电话他之前也没有接过,不存在招惹对方、对方恶意报复的问题。

南都记者看到,号码多以0286079开头,是四川成都的固话,最后四位虽然不同,但十分相近,未能查出所属何人或公司。记者尝试回拨其中几个号码,均无法接通,或者已停机。这些号码均被提示为“骚扰电话”。

老郭曾经使用“高频骚扰电话防护”来屏蔽骚扰电话。放开屏蔽后,仍然能收到。他下定决心,想看看这些骚扰电话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电话,又是做什么的。“先生,想买房吗?”接听一个028号码之后,对方表明自己是中介,开始推销番禺南浦地铁口的楼盘,并请求加微信。老郭让中介发短信沟通,中介没有发。再过两天,又有028固话打开,推销的是从化的房子。

这次,老郭加了微信,对方发来联系人、电话和楼盘地址等信息。这个微信号,对方自称姓彭,显示使用手机号为江苏苏州号码。老郭问对方“怎么是成都区号的电话”,对方则回应“那是公司号码”。

750x563_5d7f91beeff3d.jpg

老郭被带到从化某楼盘看房。

750x1000_5d7f91bfbad30.jpg

现场销售和外场中介代理拿起手机互相扫码。

先自称是房产销售,后承认是代理中介

“太过分了,面对这种情况真的无能为力吗?”老郭这次较真了。中介加了老郭微信后,开始频繁催促老郭去看房子。9月8日上午,老郭从南沙出发,开车前往从化。中午到达从化客运站地铁口。20分钟后,来接老郭的是另一个年轻男子,没有制服,没有名片,自称是“奥园地产”的售楼人员,广西人,姓叶;所看的楼盘就在附近,名字是“御景世嘉”。

随后,该男子将老郭带到“御景世嘉”销售中心,径直带上楼看了样板房。老郭表达了自己的疑惑:“应该让销售人员来和我具体讲讲,你一个人带我来,我都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”。在老郭的一再要求下,叶姓男子才重新把老郭带到销售中心一楼,找到一个女性人员陪同老郭讲解。记者留意到,该女性工作人员是楼盘的销售,有统一的制服。

在一楼房间内,该女性销售和叶姓男子一同和老郭坐下,女性销售开始推荐置业、计算价格。交谈过程中,女性销售人员坦白,带老郭过来的不是售楼部人员,而是所谓“渠道代理公司”的人,专门介绍客户过来。他们推销房产分“内场”和“外场”,内场在现场销售,外场的带任何人过来看房都要经过内场。

之后,叶姓男子也承认,他们和现场销售不是同一家公司,“我们说好听点是代理,说不好听是中介”。叶姓男子对记者表示,他所在的中介公司名字为“世代”。令人奇怪的是,就在该男子刚刚接老郭看楼时,还称自己是“售楼部”的人员。南都记者注意到,在此过程中,销售和叶姓男子双方还拿出手机互相扫了一下码。

20190916214125147.png

民警到楼盘销售现场调查。

楼盘销售经理称合作的中介有几千人

至于老郭最初的疑问“为什么是028成都的电话联系”,叶姓男子称,自己不知道同事是怎么联系的,“我只是负责现场的”。当天下午2时40分,老郭在楼盘销售现场报了警。10分钟后,辖区河东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。

去派出所做笔录的路上,民警告诉他,骚扰电话自己也经常遇到,办法就是“来一个拉黑一个”。实际生活,不少市民和上述民警的做法一样,把骚扰电话加入黑名单,但其效果常常“杯水车薪”。另一种方法是拒绝一切陌生来电,则更加不现实。

当天下午三四点,老郭在河东派出所做了笔录。下午5点多,民警带着老郭再次到“御景世嘉”楼盘销售现场,叫来销售人员询问此事。此时,带老郭过来的中介男子已经不在现场。

一开始,楼盘销售人员并不承认,直到老郭说“有照片录音为证据”,对方才进行查询。在他们备案的系统中,显示接待老郭的经纪姓名为“彭猛”,经纪公司为“夕轩房炫网”,还有电话、报备时间等信息。南都记者查询“夕轩房炫网”,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。

“御景世嘉”营销经理宁坤向民警和南都记者表示,销售和其他很多中介公司有合作,“外面的几千人有合作关系”。宁坤称,他们现在找不到中介此人,也不清楚具体情况,“合作是多层多平台外包,我们和他不直接对接,他们下面一层一层人很多”。之后,民警将楼盘销售人员带回派出所调查了解情况。


骚扰电话多是广告推销、房产中介、诈骗

事发后一个星期,此事没有了下文。老郭告诉南都记者,彭姓中介还没有拉黑他,仍在朋友圈发卖房的广告。

今年7月,腾讯手机管家联合腾讯安全移动安全实验室发布《2019年上半年手机安全报告》。《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,通过腾讯手机管家标记的骚扰电话就多达1.64亿次。2019年上半年,用户举报骚扰电话和诈骗电话最多的省份是广东省。举报骚扰电话和诈骗电话数最多的城市北上广深和部分新一线城市。根据报告数据,2019年上半年,骚扰电话主要分为以下类型:响一声(39.60%)、普通骚扰电话(29.42%)、诈骗电话(17.03%)、广告推销(10.08%)、房产中介(3.54%)和保险理财(0.33%)。

今年8月,360互联网安全中心也发布了《2019年上半年中国手机安全状况报告》。360手机卫士在2019上半年为全国用户识别和拦截各类骚扰电话约3659.8万个,平均每天标记约20.2万个。从骚扰电话拦截类型来看,广告推销以46.7%的比例位居首位,其次为骚扰电话(25.4%)、房产中介(18.3%)、疑似欺诈(5.6%)、响一声(2.0%)、保险理财(1.6%)、招聘猎头(0.3%)。

由此可见,用户遇到骚扰电话是多么常见的事。而这些骚扰电话多是广告推销、房产中介、诈骗、普通骚扰等。大部分人在表达愤怒之后,标记、拦截,没有精力去深究,因为他们常常面临投诉无门的困境。

采写/摄影:南都记者 马辉 实习生 林珮玫